然后睁不开两眼看命运光临
然后天空又再涌起密云

-非典型论坛体 乐队AU(2.2

新粉求问,你团为什么叫DM啊?没找到官方解释


Rt

1l 老齐说是倒霉的意思

2l 老吴说是弹幕

3l 解总说是damn

4l 诶,解总不可以这样讲,这是脏话()

5l 胖爷说是耽美

6l 胖爷思想有点危险

7l 这是众人皆醉我独醒

8l 老张说是盗墓

9l 老张什么脑回路hhhhhhh

10l 新人自己挑一个喜欢的理解就行

11l 信了他们的邪了233333

12l 你团尿性

13l 好的那就是弹幕的意思,11l说...

-非典型论坛体 乐队AU(2.1

讨论帖,研究一下你团的饰物


Rt,瓶粉开头,我知道他的防走失手环

1l hhhhhhhhh伪粉,举报了

2l 黑粉提名老齐的墨镜

3l 老齐的戒指已失宠×

4l 胖爷的蜜蜡手串

5l 这真的很胖爷

6l 对,土豪气质

7l 靠233333引起不适,举报了

8l 解总的耳钉真的非常色情

9l 对对对,明明和他发小一起搞的,老吴就看着正直极了

10l 你不如直接说老吴直

11l 提名老张的纹身,不过这个应该不算饰物吧

12l 应该...

-非典型论坛体 乐队AU(2

第二次整理,依然cp自圌由心证

有敏感词,分开发叭


无脑吹,来说说你觉得比较小众的你推苏点


Rt,本人邪粉,非常喜欢老吴捏着拨片时候的手指

1l 邪粉,喜欢老吴的光头时期……别打我,我真的觉得好看

2l 黑粉,喜欢老齐脸上的汗水聚在下巴

3l 喜欢我花唱完长音抬着头呼吸的时候紧绷的脖子

4l ls莫名色情

5l 不插电那次老张皱着眉头拽贝斯的线,觉得他那个表情又苏又可爱

6l 我喜欢胖爷唱嗨了非常激动地跺舞台

7l 老齐在其他人回答问题的时候偷偷在后面抽烟,怂帅怂帅的

8l 233333然后解总头

-非典型论坛体,乐队AU(1

rt,是很久以前开始跟霞霞 @张甜甜还是张狗蛋 在QQ聊天的时候偶然写给她看的梗,然后她很想让我发出来,因为写了很多,打算整理出来,cp杂乱,自由心证,您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,有bug的话算我的,今天只整理到这里,剩下的整出来了就更新


大概的设定是DM乐团,主唱解雨臣(其他人主音也有),吉他吴邪,贝斯张起灵,架子鼓黑瞎子,键盘/rap胖子


论坛体


新粉,想深♂入了解一下主唱


Rt,因为解雨臣的颜路转粉,求各位大佬指点,以及想问为什么叫他解总

1l 因为他有钱啊

2l 解总是真的总裁,家里有公司,祖传的那种

3l...

-业火灼身

业火灼身


警告  舞男!张起灵;醉酒文学()


“意识是否可以独立,我是说,你会否用第三人称观察自己。”解雨臣咬着吸管,一点一点地嘬杯中长岛冰茶——他从歌词中听到这个词开始就一直想要尝试,并在尝试过许多鸡尾酒后更为中意它。张起灵想象着所谓的“第三人称观察自己”,在他看来这像是某种凌驾在空中的视角,于是他抬起头看着天花板,酒吧这一角装着反光玻璃的天花板,但距离很高,张起灵从中遥远地与自己对视。


“就好像你暂时摆脱了困惑与不适,你的灵魂冷漠地看着你的肉体醉生梦死,你清醒地知道这是错误的……”解雨臣已经习惯张起灵的沉默,他很多时候会自觉地说...

-一夜无情



车子停在小镇唯一的招待所门口,一车下来疲惫到几乎没人形的十几个人。并不是太过凶险的斗,不过也不轻松,解雨臣跟手下确认完回程的事宜,挂断电话安排人订房间先在这里凑合一晚。

招待所看着有年头了,只是一行人实在没有体力开车到最近的城市,便在这里先休整一夜。解雨臣嫌招待所前台逼仄——他甚至没法把这巴掌大的地儿叫“大厅”——等在外面吹夜风。黑瞎子也没进去,靠着车门点了支烟,他估摸着在里头抽烟能迅速被烟雾感应淋他一头的水。如果这招待所真的安了烟雾感应的话。

解雨臣困极,勉强在夜风里提起精神,偶尔嗅到黑瞎子那飘来的烟,稍稍清醒一点。几天没能换洗的衣服干一处潮一处脏一处破一处的,实在难受,拘得人皮肤发...

-褪色

警告 一些年龄操作?没有什么逻辑


解雨臣不记得他从什么时候决定放学以后不直接回家,连续好几天,他都在下了晚自习以后爬上学校后面那条巷子的矮墙坐着,巷子里五盏路灯坏了三盏,掐头去尾的黑暗。头一次坐上墙的时候书包坠得他差点翻过去,后来他就掌握平衡点了。其实秘诀就是少带几本书。


大约是这个年纪的少年的通病,勉强算成年了,觉得步入社会人行列了,就开始想些有的没的。这一刻伤春悲秋,便觉得人生漫长且艰难,找到出路实属不易;下一刻热血沸腾,又觉得人生困苦而短暂,不如轰轰烈烈翻天覆地去。解雨臣自觉境界稍微能高一点,好歹他跳过了情绪变化阶段,直接思考人生。...


-早春

吴邪早起开了店门,外头还凉,热茶倒上不到一刻钟就冷了。张起灵从院后墙翻进来,早春的树还光秃秃的,他看了一眼,连花芽都没发。吴邪到后院来催热水,冷不防看见张起灵站在院子里,惊地脚下一顿,堪堪扶着墙沿才停下来。他想说点什么,又觉得都不合时宜,算来已经快三个月没有见面了。解雨臣说张起灵被弹劾,但人还没事,不过他看起来面色也憔悴,想来两人平日看起来关系密切,牵动一方另一方也免不了怀疑。吴邪当时应声说没事就好,却也提心吊胆至今。他总觉得是自己害了张起灵。毕竟是一步步靠功绩成就的大将军,必定是风光无限荣华富贵的,然而因为他们之间种种,竟成了张起灵的把柄。吴邪又有点想笑,朝臣也真能胡扯,他一个小商人,竟然也...

-潜

解雨臣察觉到什么的时候烛火就突然灭掉了,是他自己用内力灭掉的,然后他隐去气息,摸索着书房的暗门机关。按在书架上的手腕就被黑瞎子捏住,扣住了关节,卸去了他的力气。想不到这人竟也屏着气息,他本来还以为是政见不一的哪个大臣派来的寻常杀手,看来是他大意了。“解大人,劝你别动,我这眼睛在夜里更好使。”解雨臣了然,这人是黑瞎子。面上却要装作一副慌乱又假装冷静的样子。“朝臣府邸也敢闯入,你胆子不小啊。”那人只是笑,“你我之间就不必假装了吧,解雨臣大人,还是说您更喜欢被叫做解语花?”居然还是暴露了!枉费他扮成女人又再女扮男装套了两层伪装。“你知道我是谁又如何?要是我反咬你一口与朝廷暗通款曲呢?”解雨臣暗自以内...

-窥

起初张起灵并没有注意他,于是黑瞎子得以毫无顾虑地看张起灵一一后者在擦拭那把黑金古刀,冷色光源不算明亮,只够黑瞎子看得清张起灵的颧骨和鼻梁,而那双眼睛只是在微微的动作中忽明忽灭。张起灵用他的外套擦拭他的刀,露出内里贴身的一件T恤,看起来冷极,却又像透着热意。黑瞎子向后靠着岩壁调整坐姿,舔了舔嘴唇的裂痕,而眼神不停,硬生生要将他存在的痕迹刺进张起灵皮肤之下。他想让张起灵觉得疼痛,即使他忘了也无法忽略的疼痛,黑瞎子就是这样残忍的、野火一般的侵略者。张起灵终于看向他,带有疑问含义的一眼,黑瞎子笑笑翻过身去,关了自己边上一盏灯。


写给我霞

忘记圈 @张甜甜还是张狗蛋 

© 离火即冷 | Powered by LOFTER